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天光

天光

 文/纪禾

 

 

*一个发生在世邀赛前夕的故事

*bgm是家入妹妹的shine→家入レオ-shine,建议接在后半段

天蒙蒙亮。叶修醒得早,借着朦胧的天光去帐篷外面转了一圈,找了点水洗了脸。七月底的盛夏,外面气温飚到快四十度,山里却依旧很凉爽,山泉水又清又凉,淋在脸上冰冰的,叶修觉得清醒了不少,才钻回帐篷叫喻文州起床。喻文州在睡袋里缩成一条毛毛虫——他睡觉时向来很怕冷,叶修祈祷他千万不要感冒,昨晚还给他加了条毯子,国家队出征前夕把队长给弄感冒了,他可是万死难辞其咎。

 

“文州,”叶修蹲在喻文州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快点起床,

【叶喻】百战不殆

百战不殆

文/纪禾


*内含女装喻,内含女装喻,内含女装喻

*没肉,没肉,没肉

*打怪的赏金猎人paro,粗制滥造,ooc,这只是一个活在我的脑补里的霸道喻总

*虽然是自己的恶趣味,但某种意义上这是我理想中的叶喻,如果能被认同再好不过


深夜里叶修跟着喻文州回了他住的宾馆,进了门喻文州就开始解扣子脱衣服。

叶修心想这人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不上简直不是男人。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闪身躲开,从衣橱里拿套新的换上,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叶修的姿势还定格在扑空的一瞬间,尴尬地搂着自己的肩膀。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兴欣这段时间的...

【叶喻】hitsugi

Hitsugi

 文/纪禾


*杀掉叶修的一百种方法

*妄想,黑,病,扭曲(其实并没有

*突发的脑洞,1k完


某天在为叶修刮胡子的时候喻文州突然想到,杀掉叶修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在他身边的时候叶修总是毫无防备的,你看,他手里的剃刀能如此轻易地贴上叶修的要害,刀刃薄而锐利,只消稍稍用力就能划开他的皮肤,割断脆弱的动脉和气管。血汩汩地涌出来,把他的手染成艳丽的红色,叶修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像破了的老风箱。他倒在喻文州眼前,血流到地上,在浴室白色的瓷砖地面上汇成一片猩红的海。

他为自己...

【叶喻】by my side

by my side

文/纪禾

*硬要说he还是be的话总归不是he,我也不太想承认它是be,总之对be非常介意的话还请绕路吧

*战争背景,个人妄想,非常私货,我自己也觉得写的不明不白

*通篇叶视角,很微妙的单箭头,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叶修有时候也会想,当年把喻文州从训练营里带出来的人,如果是他自己就好了。


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在联盟的训练营里。

说是训练营,其实没有哪个普通人家的父母愿意把小孩送到这个鬼地方来,里面的几十个小孩都是孤儿,有些是父母殉了职的,有些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叶修不知道喻文州是哪一种,不过哪种都没区别,哪...


要风度,就不能要温度

就是站在雪山顶峰挥着一杆大旗,一边瑟瑟发抖一边高唱我心永恒的那种爽
(脸都被你丢尽了

【卢喻|叶喻】江上往来人02

*叶喻背景下的卢→喻,单箭头!!说好的单箭头就单箭头到底!!注意避雷!!这章回忆没叶喻什么事,不打叶喻tag

*私设卢爹是个在蓝雨工作的程序猿,这章里小卢的原型其实是我表弟,但还是感觉很早熟

*卡战斗描写卡得昏天黑地,写完一看,还是很渣

*【01】,第二章就爆字数,这不是个好兆头


02


要说起卢瀚文是怎么喜欢上喻文州的这件事,大概要追溯到六年前,卢瀚文十岁,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


彼时新赛季将至,也是蓝雨第三任队长走马上任的第二年,俱乐部上下都对这个赛季的期望很高,特别是技术开发部,加班加点地忙着给战队的整套训练系统进行一次大升...

【叶喻】光棍节报社专用肉

*一个肉要什么题目

*被屏蔽了,补档,想修一下发现忘了密码,那就这样吧


全文戳我


1 / 4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