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双花】带走

带走

by纪禾


*战争背景,张佳乐第一人称自述

*ooc慎




“没他我早就死了。”

“当时我们都住在南巷,全城最乱的地方,贫民窟,花街,黑帮,毒贩,你所能想到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都有。”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爹,娘也很早就死了,她是花街里出来的,我爹是谁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过的,打架,偷东西,为了能活下去所有手段我都用过。”

“我十六岁的时候因为偷东西被黑帮抓了起来,他们威胁说要把我卖掉,反正不是卖到花街就是卖给人体器官贩子,还不如去死。我抢了把枪打死了两个人,拼尽全力才逃了出来。”

“兵荒马乱的年代,死两个人也不稀奇,直到后来他们发动了所有的势力在整个南巷里追杀我,我才知道我打死的人里有一个是他们的头儿。”

“一路上我换了好几把枪,打倒了不少人,最后被逼到一条死胡同里,那时我第一次觉得我可能很会玩枪。最后一颗子弹出膛的时候我想着一切都完了,觉得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不过好歹打死了他们的头儿也算不亏。”

“我看到了眼前横七竖八的尸体,看到了后面呼啸着赶来的追兵,然后,我看见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年,肩上扛了把刀,刀上都是血,正站在胡同口,一脸张狂地看着我。”

“我真的打不动了,瘫坐在地上,只能看着他一步步向我走近,却连虚张声势的力气都没有。我只想他能给我个痛快,别把我交到那群黑帮的手上。”

“然后他说:‘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他还说:‘要是愿意,我就带你走。’”

“当时我就觉得,我这条命,这辈子都是他的。他一句话,我死都愿意。”

 

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他拉着我逃出南巷,然后我们两个一起去参了军,上了战场。他穿军装的样子帅的招人嫉妒,不像我,太瘦,穿上军装没气势。”

“打了几年,我用枪,他用重剑,打得挺出名。当时还有个名字叫什么繁花血景,我们都说这名字听起来真傻。”

“战场上刀枪都不长眼,我一不留神,一颗炮弹眼看就要炸在我身边,要不是他把我扑到一边去,这炮弹非把我炸飞不可。”

“我的命保住了,他却受了伤,就左手,残了。我当时还故作镇定安慰他说看过神雕侠侣么,杨过不也单手拿大剑照样拽,要不我也给你找只雕去。其实我都快疯了,心说你怎么就那么傻我欠你一条命,该我去给你挡枪子知道么。”

“结果他还是走了。”

“他临走的时候说,张佳乐你不欠我的,你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

“那以后我再没见过他,战争结束了以后也没有。”

“我现在找他也不图什么,就想再看看他,看他过得好不好。他说要我好好活下去,他自己有没有做到。他手伤的严重,日子一定不好过。”

“他救了我的命,两次,我拿什么都报答不了。”

“我就想陪他一辈子。”

 

 

你说过的,带我走。


评论
热度 ( 14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