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双花】食欲

食欲

by纪禾


*我不会说这是我饿着肚子听微观经济学的时候开的脑洞,微观老师知道了一定会骂死我。

*所以说饿着肚子听课真的不好啊。

*没什么可说的了,祝食用愉快好了。

*哦对了,端午节快乐,今天你吃粽子了么?


 

 

 

如果说孙哲平对张佳乐存在什么欲望的话,那最初应该是,食欲。

 

当年百花白手起家,一切条件从简,宿舍相比现在也是简陋的很。一间房住两个人,贴着一侧墙根摆了一张上下铺,另一侧是两张桌子,上面放了两台电脑。有空调和独立卫生间,但比普通的大学宿舍还是好些的。

那时候张佳乐睡上铺——因为好玩,孙哲平睡下铺——因为懒,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会一起夜聊,谈荣耀谈配合,谈人生谈理想,甚至谈明天早上吃什么。

 

夜聊的时候张佳乐也从不老老实实地躺着,总是坐在床沿,露着两条细瘦光洁的小腿垂下来晃荡,被月光一照泛着抹亮亮的白,勾出脚踝骨那条好看的曲线,晃晃悠悠地很显眼。

 

孙哲平不像张佳乐那么活泼好动,年轻的身体总是容易饿的,那会儿他总是一边安抚自己空荡荡的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接张佳乐的话,看着两截晃在自己眼前的小腿总能想起来白白的鱼肚皮和鸡翅膀,只觉得更饿了,忽然就涌起一种把人扯下来啃一口吃干抹净的诡异欲望。

 

 

后来孙哲平总会做梦,梦里的他正伏在张佳乐身上啃他的腿,当然不会像限制级电影里那样血肉横飞断肢满地,那种力度顶多会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牙印。孙哲平只当是自己饿了,也没多在意,只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场景看起来会那么像成人电影。

然而再之后孙哲平发现他在梦里啃咬的范围逐渐扩大,从腿扩展到腰腹,胸前,锁骨,肩颈,耳垂,脸颊,最后有一次他梦到自己把裸着身体的张佳乐压在身下啃他的嘴唇,入口都是一种类似杏仁奶油蛋糕的甜腻香味。

 

梦里张佳乐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激烈的接吻刺激得他曲起腿,大腿和膝盖内侧紧贴着孙哲平的腰线滑过,磨擦出一个灼人的热度,像是两块打火石相撞击出点点火星,迅速地燎过全身,烧起熊熊的火。

 

孙哲平吓醒了,额头汗涔涔的湿了一片,身下是一滩黏糊糊的冰凉。

 

 

孙哲平就是在这个时候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却又觉得事情就应该是这样。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喜欢张佳乐的。


评论
热度 ( 26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