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短咒

短咒

by纪禾

 


 

 

*标题应该翻译为世界上最短的咒语就是哥的名字

*我就是想看文州闹别扭!

*我就是想看老叶哄人!

*叶修叶秋名字梗,ooc慎

*祝食用愉快

 

 

 


叶修的直觉告诉他,怀里的人现在在生气。

他们刚做完一次,两个人都有些累了,出了一身的汗呼吸也有些喘,叶修靠着床头把人圈在怀里,叼着根烟默默思索最近是不是做了错事惹得人家不开心。

换成往常这人一定会说着“别在床上抽烟,小心烟灰落床上烫坏了床单”然后伸手夺了他的烟按在烟灰缸里——可今天连理都不理。

 

 

叶修最近为了兴欣参加挑战赛的事忙得昏天黑地,恨不得一天有25个小时,没有匀出空闲来陪陪自己的恋人。两人本来就是异地,平时见面的机会少,叶修回忆了一下上次通电话的时间,不由得有点脸红,至于上次见面的时间?叶修已经不好意思想了。但要说这人因为这些事就生气他可是百分百不信的——他可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更何况他自己也是队长,荣耀和战队大过天,这点他们早就达成共识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和嘉世的纠葛没有和他坦白交代?也不应该啊。这事叶修自己从没放在心上过,外面说得天花乱坠也和他不相干,说好听了叫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其实就是他懒得管,也懒得提,并不是有意隐瞒,这点自己的恋人也应该清楚才是。

 

总不是因为自己和兴欣最近曝光率颇高抢了他们家战队的风头吧……开什么玩笑又不是爱虚荣的小孩子。

 

叶修只觉得头痛欲裂,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往后还得加一句,战术大师的心简直比海底针还难寻。

 

 

叶修低头看了看依怀里的人,休息了一会呼吸也匀了,这会儿正在闭目养神。黑发软软地贴在额上,眼皮轻轻阖着,睫毛随着呼吸轻微地颤,被床头柔黄的灯照着投下一片阴影。放松下来眉目舒展的样子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熟了,但叶修知道他没有。

 

“文州啊,”叶修把嘴唇贴在喻文州耳边蹭,“生气啦?”

“……”

“知道你没睡,有什么烦心事儿和哥说说。”

“……”

“怎么闹别扭呢,”叶修说着捏了捏喻文州的腰,讨好似的笑着说,“小的给喻大人揉揉腰,有什么事咱就既往不咎了成么。”

“……”

见这人还是没什么反应,叶修不禁有些恼了,搭在喻文州腰上的手不怀好意地揉了一把,力道不大,但正揉在敏感的地方。喻文州痒得一缩,卷着被子翻过身背对着叶修,又不理人了。

 

 

叶修愁啊,平时通情达理的人今天怎么就使起小性子了。

可愁归愁,老婆还是要哄的,叶修侧身把人揽过来,脸埋在喻文州肩窝上啃咬他颈侧那层薄薄的皮肉,想起今晚的境遇忽然觉得不爽,不由加大力道吮出个红印子来,搂着喻文州粘粘腻腻地哄,“求文州大大给小的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呗。”

 

“……叶修?”犹豫了半晌喻文州终于开了口。

谢天谢地喻文州终于有点反应了,能开口说话接下来的就好办了,叶修喜出望外,连连点头应着说在呢在呢。

可喻文州没有转身过来的意思,背对着叶修又叫了一句,“叶修。”

“哥在呢,有事您说。”

“叶修叶修叶修。”听语气像是在憋着笑。

“……文州你不是在找事儿吧。”

喻文州绷不住扑哧一声乐了,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把人翻过来捧着脸问“文州你这是怎么了。”

喻文州肩膀笑得一耸一耸的,“没怎么啊。”

“没怎么你一直叫哥的名字还不说话,像叫魂似的。”叶修说着就伸手去摸喻文州的额头,看看他发没发烧。

“以前没叫过,现在补回来^ ^”

叶修一听也乐了,刚想说“一个名字有什么好叫的,以后想叫机会还不多的是。”就看见喻文州笑得让人特别——毛骨悚然……

心脏啊不对,战术大师喻文州,你当只是叫着好听的?

叶修眼珠一转福至心灵,“难道文州你生气是因为这个?”

喻文州翻翻眼睛,故意做出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我哪敢生叶神的气啊,我气的是我自己,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连自己男朋友真名都不知道^ ^”

“……⊙_⊙”

“床上一直叫的都是别的男人的名字^ ^”

“……⊙▽⊙”

“突然改叫叶修还有点不习惯呢^ ^”

“……卧槽文州你别说了简直细思恐极(#゚Д゚)”

 

此时叶修大大正捂着脸跪在床上做自我检讨……

失算了,真的太失算了。虽然叶修并不太在意名字这种东西,但果然从恋人嘴里念出来的感觉根本不一样啊!!想到喻文州在床上眼睛红红的蒙着一层水汽,呻吟声带上点哭腔,双臂环在他脖子上,贴在耳边轻声叫他的名字,叶秋,叶秋,卧槽叶秋你妹啊便宜叶秋那小子了好么。叶修在心里怒掀一排桌……

(叶秋表示我是无辜的QAQ,混账哥哥你这是no zuo no die)

 

喻文州靠在床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眼里笑意流转满是恶作剧得逞一般的得意。叶修看着他那副样子心下了然,敢情喻文州这是和他撒娇撩他呢,心脏,真是太心脏了。

 

叶修赶紧装模作样地给人赔罪,揽着喻文州又是揉肩又是捶背,“都怪小的年少无知不懂事,都是一时糊涂才离家出走用了我弟弟的假名,还请大人不计小人过,高抬贵手放过小的,给小的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呗……从此以后小的自当全心全意服侍喻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喻大人意下如何啊。”说着还冲喻文州狡黠地眨眨眼睛,喻文州哪里读不出叶修的潜台词,分明是在说“闹也闹够了给你个台阶就赏脸下来呗。”

喻文州看着好笑,但架子还是要端的,抿着唇点头说“这次饶过你下不为例”就算赏了叶修面子,叶修一看大喜过望,厚着脸皮来求喻大人赏吻一枚,喻文州也陪着他闹一并赏了,嘴唇舌尖缠绵着磨了一会儿,叶修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翻身就把喻文州压在身下。

“文州啊,刚才你说以前没叫过现在补回来是吧。”

“……”

“想反悔也来不及了,现在就补吧。”

 

第二天叶修表示,他的名字果然比叶秋的好听一万倍——尤其是被喻文州用某种“独特”的声调念出来的时候……

 

评论 ( 7 )
热度 ( 131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