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肖张】嚣张

嚣张

by纪禾

 

 



*主肖张,副叶喻,一句话林方不蹭tag

*这其实算是一个反差萌的故事?

*正好赶上了小事情生贺,祝食用愉快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肖时钦和张新杰都不能算作是嚣张的人。

张新杰向来严谨自律,肖时钦又是那么个温吞谦和的性子,两个都是恪守本分的人,谁知合在一起反倒成了个跋扈的词——嚣张。说严肃点叫物极必反,说时髦点叫反差萌。想象一下两个双眼冒着精光的不良少年,梳着飞机头拎着棒球棒叼烟站在学校大门口,一个叫张新杰一个叫肖时钦——哎你别说还真挺带感的。

 

但要说嚣张的事儿两人也确实干过——最先把戒指戴上的是他们俩,最先扯证结婚的也是他们俩。

那时候还是戴妍琦撺掇肖时钦送戒指的,小姑娘看热闹不嫌事大,把送戒指的好处列出了一二三四五,正赶上霸图打雷霆那场第二天是情人节,“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算队长你不是黄少天也得把握住啊!”戴妍琦语重心长地开导自家队长,肖时钦耳根子软,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鬼迷心窍一时冲动,当即就去买了对戒,拿到张新杰面前的时候紧张得腿都软了。张新杰看了一眼,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戴戒指影响操作。”肖时钦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低头端着杯咖啡正犹豫着怎么接话,就看见张新杰拿起戒指套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比赛的时候得摘了,平时戴着吧。”肖时钦一杯咖啡差点全泼自己大腿上,连连应着说“没事没事,就平时戴戴也挺好的。”手忙脚乱中抬头看了张新杰一眼,看见他别过头抿着唇像是在笑,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绯红,心脏突然就漏跳了一拍,莫名其妙的。

后来两个人同年退役,新闻发布会都开在一天,默契得让人怀疑他们下一秒就会一起说一句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退役第二天两个人就一起出国,潇洒地玩了两个多月,正赶在新赛季开始之前才回来。等众人收到请柬才知道这两个人居然暗搓搓地扯了证结了婚还度了蜜月,行动力强得让人目瞪口呆。叶修知道这事之后一口烟呛出一脸的眼泪,喻文州赶紧在旁边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叶修咬牙切齿地说:“天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谋划了多久,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漏出来,你们这群玩战术的心真脏。文州咱可不能输给他们,咱也扯证去。”

喻文州没吐槽叶修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小声提醒他:“我还没退呢,再说就算现在去也已经比他们晚了......叶神你就认栽吧。”

 

婚礼喜宴办在林敬言开的酒店,他退的早,这几年留在Q市混的风生水起,就等着方锐退役回家给他当老板娘。当天去了很多人,退役的现役的都有,场面很大,大家嘻嘻哈哈地闹成一团。叶修也早早地去了,挑了张桌子大摇大摆地坐下,一手捏着烟一手揽着喻文州,一脸左拥右抱的得意,别人看着总觉得他头上顶了个文字泡:此生有文州与烟足矣——他才是真嚣张。有个服务员小姑娘来找他确认酒席菜单和典礼流程,说了半天才发现他不是新郎,喧宾夺主的模样气得小姑娘直跺脚,他本人却还一点自觉都没有,手一挥说就这么办吧。最后还得是喻文州过去规规矩矩地解释说两个新郎还没来,菜单和流程之前确认过了应该这样这样,完了还冲小姑娘莞尔一笑,苏得人差点当场喊一句喻文州我要给你生孩子,吓得叶修跳起来一把把人扯回来护着,说“文州是哥的人,可不许你打文州的主意啊。”说着还抓着喻文州的左手在小姑娘眼前晃晃,无名指上一对戒指一模一样。

小姑娘表示闪瞎眼了好么。

 

等了一会两位正主儿终于是到了,按理说应该到得更早才是,可张新杰认准了提前半小时到场的死理,肖时钦拿他没办法,只能先扔着这群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场的妖孽们自生自灭了——毕竟还是自家老婆重要。

喜宴司仪的活儿是戴妍琦自告奋勇揽下的,自诩是两人关系不断发展的见证者,她公开表示自己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几年了,发言稿的大纲早在第八赛季送戒指的时候就拟好了,添油加醋地把自家队长对张副队一见钟情后来两情相悦最后抱得美人归的一段情史愣是说成了一出琼瑶剧,烂俗又煽情,偏偏台下的人都吃这一套,一个劲儿起哄说再来一个,肖时钦坐在下面听得都臊得慌,搂着张新杰笑得尴尬,头几年这丫头还不在雷霆,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爆的料,连队长的卦都敢八真是作死。

肖时钦心里正琢磨着,突然听怀里的人扑哧笑了。

“原来是这样啊,”张新杰转过头,和肖时钦四目相对,唇角的笑意还没褪去,“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我。”

没等肖时钦答话,张新杰又转了回去,台上讲话的已经换了人,换成张佳乐跑上去爆张新杰的料,张新杰蹙着眉听,免得张佳乐夸大其词说出什么不着边际的话来。

“我当然喜欢你了,”肖时钦吻了吻张新杰的耳垂,粘在他耳边喃喃地说,“特别特别喜欢你。”

肖时钦没看见张新杰的脸,但他看见张新杰的耳尖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他们之间情话说的不多,每次张新杰都脸红的要命,带着点少年似的涉世未深,被喜欢的人夸赞一句就能心跳加速的那种青涩单纯——肖时钦特别喜欢。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其实肖时钦也记不清了。

第一次约会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爱的日子他都记得,但这种喜欢的心情萌发的日子,他却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因为战术吧,战术大师谈恋爱还离不了战术,肖时钦自嘲地撇撇嘴,还挺没情调的。

看看人家叶喻两口子,表白都透着一股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高举火把的风骚。

因为雷霆个人战力不足的缺点肖时钦没少在防守反击战术上下功夫,说到防守战术自然是少不了张新杰,虽然霸图的风格和张新杰本人并不完全相符,用到防守反击的时候也不多,但毕竟气质是融进一个人灵魂的东西,可以从举手投足的细节里表现出来。于是肖时钦开始研究张新杰,从场上研究到场下,等回过神来他已经陷在里面了。他了解张新杰如了解自己,他可以毫不费力地揣摩出张新杰不苟言笑的一张脸下掩藏的喜乐哀愁,他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张新杰了。

 

“下面请新郎新郎交换结婚戒指。”戴妍琦轻快的声音传进耳朵,肖时钦回过神,张新杰正把戒指往他无名指上推。那年质朴的银戒如今换成了华丽的铂金婚戒,眼前的人却还和当时一样,抿着唇却怎么也遮不住笑意,脸颊上一抹绯红明艳动人,还真是像他们霸图总挂在嘴上的那句话—— 一如既往。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郎了。”戴妍琦说着很识相地抬手挡住眼睛,然后手指分开,从指缝里冲着肖时钦眨眨眼睛。肖时钦懒得吐槽她,凑近了张新杰的脸,张新杰安静地闭着眼轻启着唇,看起来很平静,但肖时钦知道其实他有点紧张。肖时钦突然想起来两人第一次接吻的时候,紧张又生涩,居然忘记了两个人鼻梁上都架着一副眼镜,直接磕在一起,捂着鼻子面面相觑地笑了半天。笑了一会儿紧张害羞也全都忘了,然后肖时钦自然而然地伸手摘下张新杰的眼镜,凑过去轻轻贴上他的唇。

就和现在一样。

 

喻文州坐在叶修身边,头一歪靠在叶修肩上,在一片能掀翻天花板的yoooooo声里叶修清楚地听到喻文州笑了一声。

“羡慕啊?”叶修问他。

“嗯,羡慕。”喻文州大大方方地答。

叶修乐了,“羡慕哥也给你办一个呗。”说着拉过喻文州左手,吻了吻无名指上的戒指,“文州你愿意嫁给哥不?”

喻文州也乐了,“好啊。”

 

喜宴自然少不了要灌新郎酒,张新杰那枚钉子没人敢碰,只能拉着肖时钦往死里灌,灌倒了肖时钦就转而去灌会场里的另外几对现充,退役的选手百无禁忌,一个个扯着嗓子喊不醉不归。其实灌醉他们太简单了,几杯酒下去就能倒下一片,再喝几圈还能坐稳的就没几个了,张佳乐算一个——他天生酒量好;叶修算一个——他仗着脸T本色根本没喝;喻文州算一个——来灌喻文州的多数都被叶修一通嘲讽挡回去了,护短都护得理直气壮,他只跟着喝了两三杯;张新杰也算一个——人家说不喝就不喝,再说新婚之夜俩人全倒了也不太好。一群醉鬼东倒西歪吱哇乱叫,没醉的几个被这气氛一撩拨也和醉了没两样,喻文州满脸通红倚在叶修怀里笑得直颤,张佳乐拍着桌子冲叶修他们几个嚷,说你们四个心脏的都两两组队搞一起去了让我们怎么活,你们是打算征服世界么?!

叶修叼着烟笑,说你懂啥,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张佳乐不甘示弱,说你们这哪叫肥水,明明是一肚子坏水。

叶修说是是是,我们是坏水,您肚子里流的是肥水。

张佳乐愤恨地比了个中指给他。

 

一片喧哗中叶修拎过一瓶酒,在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了个养条金鱼都嫌少的浅浅一杯底,向着张新杰示意一下,“敬你,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新杰看着醉倒在他怀里的肖时钦笑了一下,难得地倒了一杯回敬,“谢谢。”

 

 

一群人从上午一直闹到天黑,还好张新杰提前备了车,把这群醉鬼打了个包一波带走送回宾馆,叶修说他们就交给我和文州吧,你俩赶快回去享受新婚之夜,肖时钦那小子酒早醒了一直装睡呢,回去有你受的啊。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说严格意义上讲新婚之夜应该是我们领证那天,在荷兰过的。

叶修一脸黑线,挥手说行行行,那今天算你们二婚之夜啊。

喻文州赶紧把人扯走了。

 

回家以后张新杰把软成一滩烂泥的肖时钦往床上一扔就去洗澡,浴室里花洒开到最大,水流声哗啦哗啦地响。肖时钦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叶修说得对,酒早醒了,但人却好像没醒,总觉得自己是在梦里。他想起来那天,他们手里攥着刚发下来的结婚证,溜进一座正在举行婚礼的教堂,坐在没人注意到的最后排。神父问新娘是否愿意与新郎共度余生的时候张新杰偏过头小声地对他说“I do”,教堂外适时飞起一群白鸽,猎猎的振翅声和掌声和心脏剧烈的鼓动混杂在一起,难以抑制的欣喜冲破了理智的壳,在胸腔内的方寸之间沸反盈天。那种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的灼热感依旧残留在他的血管里,时刻提醒着他,他爱他,他也爱他。

 

 

张新杰洗完澡端了杯醒酒的茶进来,肖时钦正靠在床头坐着。张新杰放下杯子弯腰凑过去看,发现他正在看结婚证。

一张薄纸,两个人,一辈子。

 

“两个人就这么绑在一起了……还真是……挺嚣张的哈。”肖时钦摸摸鼻梁,有些腼腆地开口。

张新杰站直了身子抱着肩笑,“嗯。”

 

 

若我此生只能嚣张一次,我愿为情。

愿为你。

 

 

 

 

——充满私心的叶喻表白小剧场——

叶修:文州啊,哥喜欢你,你喜欢我不?

喻文州:叶神猜猜看^^

叶修:猜对了有奖么

喻文州:那看叶神想要什么咯。

叶修:猜对了把你奖给我,猜错了把我赔给你,怎么样?

喻文州:好啊^^

叶修:哥猜你喜欢我。

喻文州:恭喜叶神答对了。

叶修:那你是我的了。

喻文州:嗯。

众人:别把我们当空气啊我们还在呢!!!!闪瞎眼了好么!!!!


评论 ( 5 )
热度 ( 108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