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神说,要有光(先行版)

神说,要有光

by纪禾



*七夕没准备贺文,拿个还没写完的开头混个更吧,不长,算是先行预告

*摄影师×游客,纯粹想搞搞这个设定,非洲我也没去过,取材全部源自纪录片,有bug欢迎指出

*草稿,有很多逻辑上经不起推敲的地方,还请见谅

*正文打算慢慢写,应该不会坑,会有多长说不准,这部分也许会修改也不一定你能不能靠点谱



“醒了?”

 

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张东方人的脸孔,虚胖,死鱼眼,黑眼圈,胡子拉碴,还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一张男人的脸。

喻文州倒是没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的处境根本不允许他悠闲地做梦,如果眼前的一切不是真的那么他已经死了。他显然不认为自己死了,所以他很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被一个中国人救了,在非洲的沙漠里。

“啊——”喻文州尝试着回答那人的问题,却只发出了一个干哑的音节,喉咙深处立刻传来干涩的疼痛,于是他果断闭上了嘴,改冲那人眨眨眼睛——毕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问题,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醒了。

那男人倒是不以为意,递给喻文州半瓶水,喻文州撑着坐起来,接过水,略一点头以示谢意。高温环境下的水温有些高,还带着股轻微的塑料瓶味,不过现在也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喻文州对现状很满意,抱着瓶子安静地喝水。

男人在喻文州身边坐下来,大咧咧地拉过喻文州的背包,从里面拿出护照。在沙漠里救了人首先要找出证件核实身份,这点无可厚非,喻文州也不是矫情的人,对此并不介意。

“喻文州……是吧?G市人啊……胆子不小啊一个人就赶往沙漠里闯?……哎你慢点喝,知道你渴了也不能这么喝水,在沙漠里最宝贵的就是水了你知道吗?嗯你应该知道,因为你差点就渴死了。不是我说你真是一个人来的?向导呢?”

那人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段,喻文州听着有些头晕,一瞬间以为坐在这里的人是他的同事黄少天。他昏迷很久,脑子有点钝,一时间无法从男人铺天盖地的言语中提取出主要信息,男人略带磁性的嗓音化成耳鸣吵得他头疼,终于CPU负荷过高,死机了。喻文州就一直保持着大脑放空的状态看男人滔滔不绝,直到男人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才算帮他完成了重启,“……文州,喻文州!”

 

见喻文州回过神,男人接着说:“问你呢,有目的地么?”

喻文州摇摇头,他本来就没有什么目的地,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散心罢了,不成想差点把自己的命也一并散了,想想还真有些讽刺。

“那就跟我们走吧,反正也没有目的地不是么,哥带你去看非洲最好玩的地方。”男人站起来,笑着向喻文州伸出手,“我叫叶修,摄影师,欢迎来到兴欣工作室。”

他的眼睛和刚才的神色完全不同,是一种喻文州从未见过的专注和明亮,那目光有种灼人的热度,像沙漠里炙热而纯粹的日光。

喻文州怔了一秒,心脏忽然剧烈地跳动,血液奔涌着叫嚣起来,他想去看,想去看叶修口中“最好玩的地方”,想去看究竟是什么能让叶修的眼睛如此明亮。他随即也伸出手和叶修握上,手掌表面有些干裂和晒伤,和叶修的掌心贴在一起时传来轻微的刺痛,那种感觉并不难受,反而让他难以克制地兴奋起来。

喻文州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一个刚刚认识的人的眼神煽动——或者该说蛊惑?他鬼使神差地动了动喉咙,声带振动,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好。”

 

 

 

独自一人来到非洲沙漠的人,一般都会有些故事。

关于喻文州为什么会在非洲的沙漠里散(zuo)心(si)这件事还得往前说。

 

喻文州是个律师,而且是个鼎鼎有名的大律师,G市顶尖的蓝雨律师事务所两大王牌之一,擅长经济类官司,另一大王牌是擅长民事诉讼的黄少天,两个人合称剑与诅咒,是律政界很有名的组合。喻文州接手的官司不算多,但胜诉率高的可怕,往往胜得相当漂亮,久而久之有人就把他视为不败的象征,认为只要有喻文州出马,就会化腐朽为神奇,什么官司都打得赢。

可胜诉率高并不代表没有败诉,官司总有输赢,即使是喻文州也不可能做到真的不败。

三个月前,G市一家公司涉嫌侵犯知识产权被起诉,整个公司濒临垮台,董事会斥重金聘请喻文州辩护。喻文州是这家公司的法律顾问,不好推脱,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可在庭审的时候才知道委托人隐瞒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事实和材料,其中包括一些决定性的证据,案件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检察官显然是察觉到他在信息上的缺失,利用这一点反将他一军。他虽然拼尽全力可最后还是败诉,公司破产,董事长自杀,偌大的公司瞬间变得分崩离析。董事长的家属在悲痛之余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日日守在事务所门口找喻文州“讨说法”,出口便是不堪入耳的侮辱和谩骂,甚至在一些网络论坛恶意诋毁,铺天盖地的负面言论瞬间将他淹没­­——可没人想得到喻文州竟然真的会倒下。

 

抑郁症。

诊断书拿在手里的时候喻文州只能无奈地扯着嘴角苦笑,律师行业压力大,越是站在高处的越是如此,常年累积下来的压力终于借着这个机会爆发出来,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事务所老板一方面为了息事宁人,另一方面也确实不忍心看喻文州这么痛苦,给他放了带薪长假,让他出去散散心也顺便避避风头。

喻文州承认自己选择东非有一半是出于发泄和冲动,美其名曰“骨血里沉睡已久的不羁和疯狂”,不过他循规蹈矩太久,或许这种发泄会成为一剂良方。可没想到这本来就毒性强烈的解药被他用错了分量,只身来到沙漠边缘,只在当地找了个向导,就骑着骆驼一头扎进茫茫无垠的撒哈拉,结果刚进沙漠就和向导走散了。

叶修说,还好你命大遇到我,不然撒哈拉里又多一具白骨。

 

至于选择东非的另一半原因……

有人说,非洲是一块遍布奇迹的大陆。令人叹为观止的奇异美景,在严苛环境里生存繁衍的各色生物,尼罗河流域孕育而生的古代埃及文明,这一切都是这颗星球上最独一无二的瑰宝。

所以喻文州想来亲眼看一看,这些在钢筋水泥铸成的灰色森林里不曾见过的,被称为奇迹的东西。

可当时的喻文州并不知道,属于他的第一个奇迹在他和叶修相遇的瞬间就悄然发生了。如火柴和红磷纸迅速地摩擦,迸发出细小的火星,燃成纤细的火焰。它虽然细小得甚至有些不足挂齿,但确确实实地发生着,温暖而明亮,饱含希望地跳动着。

有了这颗小小的火种才能有点亮世界的无限可能。

 

——就如人与人的邂逅一样。



——TB应该会有C——


感谢看到这里,大家七夕快乐~

想看什么梗可以在评论里提,我尽量ww【有人理你么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