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鱼肚白

鱼肚白

by纪禾





*标题和文章内容没什么关系,纯粹是没什么可取的了

*这是个3P【别信,CP是叶修×喻文州×迷你地鼠机【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可以和【短咒】凑个系列,脸T和手残的有病日常,文如其名的有病和恶趣味

*本体是写给三次元基友的文,她要我写个叶all,我说不会写,搞个伪3P糊弄她一下好了





叶修最近发现了一件令他无比糟心的事情。

喻文州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爱他了,他有了新欢。

——他竟然爱上了打地鼠……

 

夏休期这种难得又短暂的共处时间难道不是应该两个人坐在一起相亲相爱地打荣耀吗?!

喻文州拿起迷你打地鼠就不放手的状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修抢完蓝溪阁的boss顺手捡了几件爆出的装备,望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陷入沉思……

 

 

思虑再三叶修觉得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做贼似的溜到卧室门前往里一瞧,喻文州正倚在床头坐着。他刚洗完澡,穿了套款式宽松的短袖家居服,两条长腿很随意地支起来,裤管口滑下来一点,露出一半白花花的大腿。叶修在喻文州两条腿上来来回回扫了几眼之后心满意足地往上一瞄,就看见喻文州手里,果然,又拿着,那个该死的迷你打地鼠。

叶修痛心疾首,“文州我得和你好好谈谈。”

“嗯?”喻文州玩的起劲,根本没空抬头,也懒得分心和叶修说话,索性用上了周泽楷打发记者那招打发叶修。后者见喻文州对他都懒得张嘴对地鼠机倒是一百个上心,免不了又是一阵心酸,捏捏自己的下巴再看看一群地鼠呲牙咧嘴的欠揍笑脸,暗自腹诽这东西哪里有哥的魅力大?!

喻文州打的倒是很镇定,按照地鼠冒头的顺序有条不紊地逐个击破,但对于这种手速游戏来说再镇定好像也没多大作用,面对这种眼花缭乱的局面还是不得不败下阵来。不一会儿十几个地鼠齐刷刷地冒出头来,吱吱呀呀地嘲笑一阵,宣告游戏结束。

“啧。”喻文州叹了一声,按下start键,再来。

 

——来!什!么!来!

叶修劈手夺过地鼠机,“还玩!”

喻文州条件反射似的伸手去抢,叶修立刻举高,一来一回看起来特别幼稚,尤其抢的还是地鼠机这种东西,看起来更幼稚。他跪坐在床上,叶修站着,高度上叶修优势明显,喻文州试了几下未果,索性就不争了。

“干吗?”喻文州没好气地说,叶修在心里咆哮天呐这还是别人口里那个温文尔雅的蓝雨队长喻文州吗?!这地鼠机简直洗脑神器以后谁还用得着卖安利?!朋友你听说过迷你地鼠机吗蓝雨队长倾情推荐哦!这都是什么鬼?!

“文州你别这样,”叶修无辜地看向天花板,眨眨眼睛,“会让我觉得我的地位还不如一个打地鼠。”他说得情真意切,让人错以为是他老婆跟别人跑了,被抓包反倒嫌弃起他这个原配来,而且好死不死的这外遇对象居然还是他介绍的——可不就是他介绍的吗这个地鼠机是他拿给喻文州玩的。

叶修一边可怜兮兮地假装仰头看天花板,一边偷偷往喻文州身上瞄,琢磨着扑过去抱喻文州大腿哭诉会不会增加点说服力,还能顺便揩揩油(很明显后者才是重点)。

——自从文州沉迷打地鼠之后哥都好几天没开荤了揩揩油怎么了!

喻文州把他的小九九看得一清二楚,嗤笑了一声,“你能帮我提手速么?”

叶修特窝囊地摇摇头。

喻文州翻翻眼睛,一脸嫌弃地扔给叶修两个青白青白的眼白,“那不结了。”说完抢回地鼠机又自顾自地玩起来。

 

失宠被打入冷宫的叶圣上觉得他作为一个TOP的威严受到了挑战,刚想和喻贵妃理论一番,就看见喻文州换了个姿势,手肘撑着身体趴在床上。他的背部呈现出一段流畅的S形,起点是还没吹干湿哒哒的黑色发尾,终点是欲盖弥彰地露出一小截股沟珠圆玉润的屁股,该凹的凹,该翘的翘,可见从小家教严格脊椎发育良好,才能这样站得正坐得直躺在床上都好看得要人命,还贴心地附赠了一对宛如展翅一般突起的蝴蝶骨,隔着一层浅灰色的睡衣料子看着没那么突兀硌手,比起峰峦更像两条温吞的丘陵。此景堪比5A级风景区,只有全裸状态下的喻文州能与之抗衡,叶圣上龙心大悦,及时把嘴边一句“你再怎么玩打地鼠手速也就那样了”咽回去,轻手轻脚地摸上床,大癞皮狗似的往喻文州身边挤。喻文州手上没空,只好扭着腰蹭来蹭去地躲,像条困在浅水洼里的鱼,再怎么扑腾也逃不出这片巴掌大的地,最后还是被人捉在手里揽在怀里,被上下其手的时候也只能气急败坏地说一句,“别闹!”

“不闹不闹,你玩你的。”叶修嘴上接得挺快,手往喻文州裤子里伸得更快,“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喻文州哭笑不得,说好端端的你不玩荣耀来玩我?

叶修倒是不以为意,说你好端端的不也不玩荣耀玩打地鼠,乖张嘴,让哥亲一个。

 

叶修最近学了个新词叫鲜肉,觉得这词形容喻文州再合适不过,都说联盟有四宝,周泽楷的脸,喻文州的腰,张佳乐的眼睛,田森的身高。比起另外三者,喻文州的腰有种不轻易示人的金贵,这种叫法的起源还是一张流传在微博上的偷拍照,黑衬衫勾勒出的腰线秒杀一众电竞宅的小肚腩,自此被封为经典,无数少女梦寐以求的生猴子对象。不过对于这个说法叶修表示你们还是图样图森破,喻文州整个人就是一块香嫩可口的小鲜肉,这种肉不能煎不能烤,连清蒸都怕坏了他的原汁原味,非要等他自己面色潮红,浑身发软,汗涔涔地像浇上一勺高汤汁那样才最好吃。如今这块鲜肉不知死活地在叶修面前晃了几天都没能让他得手,现在哪有松手的道理,没有!绝对没有!

想到这叶修又暗搓搓地爽起来,最近他受的冷落太多,连地鼠机的醋也要吃,如今喻文州被他揽在怀里命根子被他握在手里,加上晚上抢boss战果丰厚,一时间乐得有些找不着北,手在喻文州软塌塌的老二上欢天喜地地套弄起来。他这种手法有点要命,喻文州撑不住,手里总要抓点什么,下意识就抓紧了地鼠机,这一抓就抓到做完全套也没松手。

 

也不知道叶修今天是怎么了对背入格外的情有独钟,尤其背入还要接吻的姿势很难受,一炮打完喻文州不仅腰疼腿疼还脖子疼,浑身乏得坐不起来,只好歪在床上装死。

(至于期间叶修忽然玩心大起一边往他身体深处狠狠顶一边让他玩打地鼠什么的,太羞耻了我们就不要提了。)

叶修把套子打了个结扔掉,回头就看见喻文州阖着眼养神,刘海睫毛,鼻梁嘴唇,锁骨肩头,哪哪都好……手要是没搭在那个迷你地鼠机上就更好了。

 

叶修特别小心眼儿地把喻文州手底下的地鼠机抽走扔到一边,换上自己的手塞进去,十根颀长又漂亮的手指贴合在一起,连指腹的薄茧都有种天生一对的般配。

比什么打地鼠般配多了。

“文州啊,”叶修小心翼翼地摩挲指尖,小声说,“明天我陪你练手速,咱不玩打地鼠了好不好?”

喻文州的脑子昏昏沉沉的,依稀能感到有谁的手谁的唇近在咫尺,有种触手可得的安全感。不消多想就把手指从那人指缝间穿下去,把安全感紧紧扣在掌心,趁着睡熟之前囫囵着应了一声,

——“嗯。”



————————————————————————————

写着写着就饿了,具体哪段一眼就能看出来23333


评论 ( 16 )
热度 ( 139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