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方王】Carol

Carol



*好久没写,撸个方王,私设一堆,ooc成性

*居然在这个时候写圣诞我也是蛮拼的

*有一点黄喻,不打tag注意避雷,没让黄少说话我对不起他



床太大也是有坏处的,比如说,冬天早晨一觉起来,半边被子都是冷的。

怪王杰希睡相太好,规规矩矩地捂暖了半边,早起往另半边床上摸一把都冻得他一缩手。最近两天公寓里供暖不太好,睡到夜里总觉得冷,开了空调又嫌机器声太吵,一连几天都睡不安稳,眼底下浮着一层浅淡的青。

——是时候在屋里添个人给他暖床了。

王杰希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气色欠佳的脸琢磨,齿间是牙膏的留兰香味儿,把浑浑噩噩的起床气冲得散了点,才没让剃须刀一拐弯刮了他的鼻子。

洗好了脸伸手拿毛巾的时候王杰希忽然想起来,呵,今儿圣诞节。

 

 

见鬼似的,公寓屋里冷,车库也冷,王杰希刚一坐进车里就赶紧伸手去开暖风。座椅上被他铺了羊毛垫子,质感蓬松顺滑,陷进去就不想出来。王杰希烘着暖风打开手机查看短信,看见群发祝福短信就删删删,还剩下的有三条。

一条来自现任微草队长高英杰,内容除了问候还有队里圣诞聚会的时间地点,王杰希想了想,回了句“等我到俱乐部再说。”

刚退役那年他还跟着去了一回,虽然没人敢把他当外人,可王杰希心里还是觉得不自在,第二年开始就由着这些小年轻们自个儿闹去了。高英杰每年还像递折子似的给他发信息,他也就像每年都像个皇上阅奏章似的批个“朕已阅”。难说心里有没有一丁点儿不痛快,不过是前浪就要有被后浪拍在沙滩上的样子,总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也不好,高英杰谨慎持重识大体,没什么不放心的,这点上王杰希倒是想得开。

第二条发件人上写着个调侃似的“喻主席”:“圣诞快乐!晚上出来吃个饭?少天要从G市过来看我,一起呀。”

现充们不秀恩爱都会死,王杰希拇指一动,敲了俩字,“不去。”

第三条是个国外的号,是谁不难猜,简简单单的七个字一个感叹号:“小队长圣诞快乐!”要不是看在这号码特殊的份上,他准要把这条信息也跟着群发短信一起扔垃圾箱里去。

王杰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骂一句败家,越洋短信贵着呢,你丫是周泽楷么多说两句会死啊。举着手机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多年的相处让他们吝啬言辞也羞于言辞,情话不是没说过,可从舌尖到指尖一路滚下来再热的情话也凉了半截,敲上去矫情,不敲上去不甘心,顾盼间许多情绪都溜走了,剩下空乏无力的白底黑字,看不出语气,读不出感情,心情靠猜,心事靠问,许多时候误会就是这么埋下的。

异地不易,异国更甚。

王杰希最后还是回了信息,怄气似的堪堪比来信多一个逗号:“你也是,圣诞快乐!”想了想又删了结尾的“!”改成个“。”,也不知道是要把这份淡泊装给谁看。

发完他就把手机朝副驾座上一扔发动了车子,快开出车库的时候短信提示音响了,他趁着门口的杆子抬起来的空当瞄了一眼,锁屏上的预览端端正正地写着“喻主席”,段首一句软绵绵的“王队你来嘛——”然后附上了时间地址。

去去去,王杰希咬牙,赶紧让黄少天收了这个妖孽。

 

转念又想想,怎么可能是方士谦,伦敦这会儿正是午夜,恐怕是睡得正香吧。

 

方士谦,圣诞你要怎么过?

你……你那儿冷吗?

 

 

王杰希独居,没有自己下厨做早餐的习惯,平时三餐都泡在微草食堂解决,吃了十几年的口味比他亲手做的还要熟悉,他这人长情得很,对口味是,对人亦是;所以才有那么多割舍不掉的东西,对微草是,对方士谦亦是。

当年叶修还叫叶秋的时候就断言,说大眼儿一看就是要在微草待一辈子的。当时这群人都还年轻,没人在意,却没想到叶半仙铁口直断,王杰希真在微草打到退役,退役以后还继续发挥余热留在微草带孩子,这阵仗可不就是要待一辈子。他不仅是微草这片土地上最欣欣向荣的绿草,枯了烂了还要埋进土里作来年新草生发的肥,让绿油油的嫩芽长在他肩上背上,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就这么生生不息地长下去。

叶修问他,大眼儿啊,你甘心么?

王杰希眉峰一挑,你说呢。

 

甘心才有鬼。

 

 

早餐后高英杰来找他,拿着队里送他的礼物,问他晚上去不去聚会。当年嫩葱似的小少年现在也长成了一棵枝干挺拔的小树,他还想护,却已经护不住了。

“我就不去了,和喻文州约了去吃饭。”王杰希随便挥了挥手,看起来很轻松,“你们自个儿好好玩……别总惦记着我。”

 

一整天都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下午三点钟以后更是,乌云厚厚的一层透不过光。因为不是寒暑假,这个时候在训练营里的人基本都是有望进战队做选手的,比普通小孩的定力好点——但也就好一丁丁丁丁点儿。王杰希在走廊里给经理挂了个电话回来就看一屋子的小孩半边屁股都挨不上凳子,个个抻长了脖子探头探脑地看表,见他回来又“嗖——”地缩回去,装模作样地对着电脑里的训练程序,余光还不住地往他这瞟。

王杰希看着好气又好笑,回自己位子上坐着。过一会儿有个小孩凑过来,一双杏仁眼眨巴眨巴明知故问,“王队,您知道今年圣诞活动是什么主题么?”——现在微草上下还保留着叫他“王队”的习惯,他起先还不厌其烦地纠正,后来发现带头的是自称总想不起来改口的正牌队长高英杰,纠正都是徒劳,索性也不管了叫就叫吧。

王杰希知道他什么心思,故意绷着脸,眉毛也不抬一下,“和往年差不多,找礼品盒兑礼物什么的,没什么意思。”

小孩一下就泄了气,撅着嘴可委屈了,“王队圣诞活动一年就一次,您就让我们玩一会儿呗——我们兑到材料拿给战队做银武还不行呀……”

小孩一边说一边给其他人打手势,一屋小崽子都开始跟着起哄:“让我们玩一会儿呗——”

见王杰希还不松口,牵头的小孩也急了,眼珠转转灵机一动,“要不这样,我们组个队,准保把什么兴欣蓝雨霸图的打下去,保证给咱微草争个团队榜第一回来,王队您看这样成么?”

这小孩是个练治疗的,水平很不错明年就能进战队,心思活络又讨喜,继承了微草一贯的传统练俩号,身为一个奶却有颗DPS的心,守护比牧师玩得好。

微草的治疗都是上一代手把手教出来的,三代都是一个样。王杰希忽然想起来他刚入队那年,也是圣诞节,方士谦跟当时的老队长耍赖求情要回去做圣诞活动,一边求一边撺掇他,他都当没看见。最后队长把其他人放了留方士谦加练两个小时,王杰希监督(可以一边做圣诞任务一边监督),每组训练做十遍,记下记录明天交给他检查。

然后方士谦就在训练室里从天亮做到天黑,偶尔还能听到挂在王杰希脖子上的耳机里泄出来一两声兑奖的音效,金币“哗啦——”地倾泻出来,听得他心急火燎的。

“杰希你这样不好,不能这么对待前辈。”方士谦沮丧地对他说教。

王杰希又开了个礼包,这次居然是个橙武,圣职系的战斧,也可适用于披着奶的外衣本体却是个狂战的守护使者。他自动屏蔽掉方士谦在旁边的一声鬼叫,面无表情地说“前辈,还差三遍,请快点做完,我饿了要去吃饭。”

最后方士谦忙到快七点钟才把加练都做完,没赶上食堂的晚饭,饿着肚子惨兮兮地溜回去。王杰希在宿舍楼里的小厨房里煮了两碗面,还加了鸡蛋,端给方士谦的时候他感动得都快哭了,滚烫的面条塞了一嘴,一边往嘴里抽气一边说:“杰希你要是个女的我肯定娶你。”

王杰希回敬他,“滚。”

彼时王杰希还没弄明白自个儿的性取向,等弄明白了方士谦也退役了,拖着一只银灰的大行李箱消失在机场安检口,留给他一个背影一个吻,让他自己留在原地醉生梦死。

王杰希杵在那,半天脑子里都只有一句话:靠,方士谦(你他妈的)人干事儿!

 

最后王杰希还是把这群崽子们放了,刚刚他给经理打电话也是为了这件事。他坐着张高脚椅,撑着头看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孩一窝蜂地往外涌,像极了滚了一地毛茸茸又扎手的猕猴桃,芯儿是一团微草绿,酸溜溜的还没熟,但早晚能从心里尝出甜来。

当然还有个原因是猕猴桃又叫水果之王,王杰希一听就喜欢,他微草出来的小孩,就是要做这荣耀联盟的王。

 

 

下了班王杰希就去赴约,订的是一家开在微草后街的私房菜,从微草后门出去拐个弯就到了。是喻文州喜欢的馆子,以前和微草打完比赛都要来一趟,王杰希做东,几个五期前的不带新人们摆一小桌,上一秒还在赛场上挖空心思勾心斗角,下一秒就凑成一桌和和美美其乐融融,这也算是联盟一景。

不过王杰希一向不太喜欢跟喻文州和黄少天吃饭——瞎!

中国的情侣有本事把所有的节日都过成情人节,这一点基佬们也不例外。一整晚王杰希都试图无视对面那对现充各种夹菜盛汤剥虾壳剔鱼刺的秀恩爱闪光弹,埋着头专心扒拉自己碟里的青菜。在喻文州第三次用黄少天剥给他的虾堵上他的嘴之后,王杰希终于忍无可忍了,强忍住摔筷子的冲动质问对面那对狗男男,“喻文州你约我来就是为了在我面前秀恩爱的?”

喻文州游刃有余地转过头,微微一笑,“没有啊,我就是想问问方神什么时候回国。”

纵使王杰希在坊间“五大战术大师论”里占有一席之地,还是不得不承认比不上面前这位道行高深的正主。这位吃人不吐骨头渣的现任联盟主席还一点没有往别人心尖上捅了刀子的自觉,笑得纯良无辜堪比一只伪装成萨摩的北极狐——相比之下什么装成哈士奇的狼都弱爆了。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像只猫似的举着爪子掂量该往哪挠,比划着横竖都不对,最后只能自暴自弃地认栽了。他们两个都是常年异地,平时谁也甭笑话谁,如今喻文州和黄少天仗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胜利会师,浓情蜜意反倒衬着他自己形影相吊,自然是一把辛酸泪地想着远在大不列颠岛上的那谁谁,这会儿是在挑灯苦战他的毕业论文,还是泡在哪个bar里和金发碧眼的辣妞们纵情声色地鬼混。

想到这他自己都笑出了声,方士谦这个基佬要是真能和辣妞们鬼混他都要首当其冲地去点上32个赞。

“他说他明年硕士毕业了就回来。”王杰希揉了揉眉心,他终于发觉自己操心的东西太多,一个微草不够还要添一个方士谦,熬得他都快老了。人老了思维跟不上,许多话不经脑子就讲出来了。

“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有点想他……”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有多深情。

 

 

站在自家楼底下的时候王杰希还有点懵,依稀觉得有哪里不对,具体又说不好。等上楼开了门才反应过来——靠,灯怎么开着?

再一低头发现门口多了双皮鞋少了双拖鞋,旁边地板上两道行李箱滑轮留下来的泥印子。王杰希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没看错。

……闹鬼了?

——闹方士谦啦!

浴室里有水声,王杰希站门口敲了敲门,向里面的人示意自己回来了,斟酌了片刻,开口问出的不是“你怎么回来了?”,而是——

“你什么时候走?”

里面的人应了一句,隔着水声听不真切,依稀好像是个“什么天”,王杰希没再问,反正不是明天后天就是星期天,总不会是黄少天,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刚转身要走,就听见浴室里水声停了,门“呼啦——”地被打开,一个没穿衣服光溜溜湿漉漉的方士谦站在门口,捧着他的脸不由分说地吻下去。

方士谦尝了尝他的味道就退回去了,手还保持着捧着他脸的动作,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杰希我饿了,你下面给我吃好不好。”

王杰希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在他胸口上,“洗你的澡去。”

 

方士谦洗好了澡出来就看见餐桌上摆了一碗面,上面卧了个白白嫩嫩的鸡蛋,撒了一层切成细丝的葱花。王杰希坐他对面,拿着平板点点点好像在写东西,听见他出来眼皮也不抬,问他“怎么回来了?”

清汤面很香,方士谦用筷子戳了戳鸡蛋,溏心的,“课上完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干,剩下的时间就赶赶论文就成,我就跑回来陪你过节呗……”

王杰希抿了抿唇,没逃过方士谦的眼。

“怎么啦,不想我啊——”

方士谦笑得很贼。“会暖床,求包养呀杰希大大!”

————————————————

大眼儿说“你那儿冷么?”其实是想说,“你想我么?”

评论 ( 19 )
热度 ( 154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