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黄喻】迟迟

迟迟

by纪禾





*居然屏蔽了!!屏蔽了!!哭!!

*怒重发之,明明没有肉也要拉灯!!





说起来是个挺有意思的事儿,喻文州不光手残,还语迟,两岁多了才开金口,比普通小孩晚了半年。



“哈哈哈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可不能让老叶他们知道,不然肯定要嘲讽队长你不光手慢嘴也慢哈哈哈哈……哈哈……呃,队长你接着说。”



语迟可不是个小事,毕竟小孩子几岁开口几岁会走是脑子好不好的直接表现,喻文州迟迟不会说话难免要被人盖上一个“笨小孩”的戳儿,这可急坏了上上下下的喻家人,看着孩子耳聪目明不哭不闹的要是真脑子笨可怎么得了。可孩子太小不好太复杂的检查,一家人就只好这么诚惶诚恐地等着。好在喻文州会哭会笑也不见声带有什么问题,就当是教的不好,天天轮着番地跟他说话,从早到晚都没一刻闲着。某种意义上说,喻文州后来对黄少天话痨的独特免疫没准就是打从这时候起培养出来的。

后来忘了是哪家亲戚安慰说他这是贵人语迟,没准以后要有大富贵呢,其他人也跟着附和,喻文州被他们抱在中间,一双黑眼睛平静如水,好像他什么都听得懂。



黄少天爬到喻文州身上,两手撑在他头两侧嬉皮笑脸,“他们这话说得还真对,对吧国家队队长大人。”

喻文州懒洋洋地把手环在黄少天脖颈上,任由他俯下身吻他的耳垂和颈侧。

“那后来呢?”黄少天贴在他耳边问。

耳廓一面是滚热柔韧的舌尖,另一面抵着一颗尖利的犬齿,喻文州的声音有些颤抖,“后,后来……嗯……后来就遇见你了呗。”



喻文州虽然开口晚,但却好像直接跳过了牙牙学语的过程,学得快,很快就能流利地讲话。曾经猜测他是不是比较笨脑子不好的人又反过来夸他聪明,大人们总是在做些自相矛盾的事。

后来一切都回归正轨,好在喻文州的语迟并没有对其他方面造成什么不利影响,按部就班地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捧回来各种优秀的成绩单和奖状证书成了“别人家小孩”,渐渐地喻家人也就忘了这件事。就这样像一艘孤帆漂洋过海,飘飘摇摇地长到十六岁。

于是十六岁那年他又干了一件让全家人惊掉下巴的事,拿着省重点的录取跟爸妈说他要做职业电竞选手,也就是“专门打游戏的”,爸妈还当他开玩笑,谁知他第二天就收拾了行李住进了蓝雨的暑期训练营,正巧黄少天那个宿舍的小孩被刷掉了,他就理所应当地搬进去,成了黄少天的新室友。

“哎哎哎你叫喻文州是吧我听魏老大说过了,我叫黄少天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室友了以后多多指教哦,对了我是玩剑客的你是玩什么的?还有你好白哦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一只珠圆玉润的虾饺?”

喻文州长这么大第一次听人一口气说这么长的一句话。


还有谁会形容别人长得像虾饺的?!



喘息越来越重,喻文州用力地向后仰头,下巴脖颈绷成一条好看的曲线,结着一层薄汗晶莹得发亮。黄少天给他扩张,嘴也不闲着,从颈侧到肩膀再到腰腹嘬出一片深深浅浅的红印子后才抬起头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只有吃到嘴了才知道,队长你其实比虾饺好吃。”

他一脸严肃地胡说八道,喻文州被他逗笑了,把他那张贴上来的脸推开,“你别胡扯,什么好吃不好吃的。”

“真的真的,”黄少天脸上真诚,手里在喻文州肠壁上报复似的刮了一下,换来他一声急转直下的闷哼,“你好不好吃,我最有发言权了。”

烹鱼要文火,黄少天在前戏上体现了他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足够的耐心,喻文州被他撩得一肚子闷火,拍开他捏在自己肚子上的手,“差不多了,进来吧。”



十六岁那一整年喻文州都过得十分狼狈,磕磕绊绊地挺过了训练营里一次又一次的淘汰,回家以后还要应付父母苦口婆心的劝止,直到第二年才有了起色。不过如果说这个起色指的是连挫队长三局的话,也未免太大了。

结果就是黄少天一晚上没和他说话。



“你以为我怨你啊?”

快感涌上来的时候像泡进一池热水,饱满而刺激。喻文州在快感的间隙里拖着长腔“嗯”了一声,语焉不详,或疑问或肯定或者两者兼有。好在黄少天的脑子也被情欲烧的不清不楚,懒得去分辨喻文州话里的玄机,扳过喻文州的下巴吻他,他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件事怨过喻文州,喻文州也清楚,所以辩白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最后黄少天深思熟虑了一整晚,第二天一早趴在喻文州床头堵他睁眼的一瞬间跟他说了一大堆话,喻文州有起床气,攥着枕头犹豫要不要糊他一脸的时候被黄少天一把抱住了,他还在那自顾自地叨逼叨“文州你别生气我的中心思想呢就是我完全!没有!觉得昨天那件事你有什么错,你一直很努力我都看见了真的真的,所以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千万不要觉得对不起魏老大不然不论魏老大也好我也好还是谁也好都不会开心的。”

原来他这一晚上闷闷不乐的是在琢磨怎么开导喻文州。



到现在喻文州也时不时地会觉得黄少天话真多,不过好在还算中听,再多听了也不烦。

就好像是替自己把那语迟的半年欠下的话都说了,狠狠地说了个够本,并且有赠品,一个能让他爱一辈子的剑圣。


喻文州这么想想,竟然还觉得自己赚了。


做完喻文州洗了个澡,回来看黄少天靠着床头若有所思,喻文州有点累,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就钻进被子里,背对着他缩成一团,黄少天盯着他漏出来的一小绺头发看了一会,忽然把人掀过来。

“哎对了,队长你说你是两岁左右的时候会说话的。”

喻文州没料到他对这事兴致这么大,竟然还惦记着,“对。”

“我记得我妈说我是一岁半会说话,正好你比我大了半年……”

黄少天狡黠地看着喻文州。


没准你就是在等我。



评论 ( 8 )
热度 ( 100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