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百战不殆

百战不殆

文/纪禾





*内含女装喻,内含女装喻,内含女装喻

*没肉,没肉,没肉

*打怪的赏金猎人paro,粗制滥造,ooc,这只是一个活在我的脑补里的霸道喻总

*虽然是自己的恶趣味,但某种意义上这是我理想中的叶喻,如果能被认同再好不过





 

深夜里叶修跟着喻文州回了他住的宾馆,进了门喻文州就开始解扣子脱衣服。

叶修心想这人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不上简直不是男人。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闪身躲开,从衣橱里拿套新的换上,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叶修的姿势还定格在扑空的一瞬间,尴尬地搂着自己的肩膀。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兴欣这段时间的业绩着实不错,一连几单生意都是S级稀有种,不只奖金丰厚,还能打到开发装备用的各种稀有材料,战队的运作开始进入良性循环,顺位在赏金猎人联盟的排行榜上也升得快,明明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辈却也能和联盟里几个老牌的豪强抗一抗,连带着叶修也觉得老脸有光。

但他忘了他家里的另外一位。

和别家战队的队长谈恋爱是件挺糟心的事。赏金猎人这一行,说通俗点就是打怪,三分靠打七分靠抢,打怪的水平各家都差不多,拼的其实是哪家能抢得到,每次出任务一半的火力都是招呼同行的,自家的收成就是别家的损失,这个道理没有人比战队的队长们更明白。所以兴欣的业绩都是从其他战队那虎口夺食抢来的,踩着别人的尸骨血肉上位,就别怕被冤魂记恨。

所以队长们之间还不都是看着对方就牙根痒痒,比如上次我栽在谁谁手里一只炎龙,半年前我又抢了某某某一头岛鲸,诸如此类,相互之间的账三天三夜也算不清,在这种环境下谈恋爱,“我们是真爱,”叶修如是说,“真爱超越一切。”

——现在真爱要打你的脸,叶神你什么感想?

 

 

“这么急着走,大晚上的,都不留下来住一晚?宾馆都订了,这么早退房多浪费。”叶修悻悻地坐回床上,环视房间考究的装修,“下次来别再订了,直接住我那呗。空房间倒是没有,床分你半张……”

喻文州没理他,自顾自收拾东西。

“再说你不是不爱赶晚上的飞机么,睡不好觉下飞机又饿肚子……明早吃了早饭再走呗,我送你去机场啊?”

喻文州从浴室里拿了洗面乳剃须刀出来,塞进行李箱,回身去床头拿他的笔记本。

叶修一点被人嫌弃的自觉都没有,还在孜孜不倦地叨逼叨,喻文州被他烦死了,即便他受得了蓝雨那个联盟第一的话痨,也不代表就受得了全世界所有的话痨。

“……你起开,压着我衣服了。”喻文州吝惜给叶修好脸色好语气,恶狠狠扯了扯被叶修屁股压着的半截衬衫下摆,叶修“哦”了一声,懒洋洋慢腾腾地欠了欠身。喻文州抽出来衣服转身就走,叶修眼明手快,一把逮住他的袖子。

“生气啦?”叶修啧啧啧,“不就是抢你个boss(A级以上的稀有种都被称作boss)么多大点事,咱们俩不是说好了么,感情归感情——”

“生意归生意。”喻文州叹了口气,抱着衣服挨着他身边坐下来,盯着地板出神,“……我也没生气。”

“……你让别人评评理,你生没生气。”

“蓝雨最近业绩不好我着急还不行么。能不能求叶神高抬贵手给口饭吃,蓝雨最近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就等着我们拿下这一单生意回去开伙呢,现在可倒好……”喻文州瞟了叶修一眼,“全让某人给搅合了。”

“蓝雨揭不开锅啦?那敢情好啊,你什么时候跳槽来兴欣,包吃包住,八菜一汤。”

喻文州招牌回应,“呵呵。”

叶修见喻文州的神色终于缓和了点,厚着脸皮去揽喻文州的腰,喻文州也不想再和他闹,默许叶修的手缠上来。

叶修把人搂过来靠在自己身上,“好了好了不闹了,下次我赔你一单好不好?”

“不成,两单。”

“两单什么两单,别闹。”叶修把喻文州伸出来的两根手指按下去,“你以为我们兴欣很富裕么,就一单。”

“两单,A级以上,否则免谈。”喻文州干脆利落,“这次蓝雨是被人专门邀请过来的,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们截了胡,面子都丢尽了,传出去以后怎么混。”

“谁让少天自己砍了树转身就忘了又跳上去,树倒了把他自己砸晕你怨我啊。兴欣不接手放boss跑了怎么办?”

喻文州冷笑,“少装蒜,你们在那埋伏半天了别以为我看不见,就算少天不失手你们也一样准备抢。”

叶修呵呵:“既然你看见了怎么没提前阻止我们……哦对,我忘了,你手残。”

喻文州说我怎么知道你真能那么不要脸,真下得去手抢别人家的boss。

叶修说你自己对情况预期不足还要赖到我身上,那是不是蓝雨食堂烧的菜太咸也都是我的错。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又无声对峙了半天,谁也不肯让一步,空气中嗞啦嗞啦地通过无形的电流。最后喻文州“砰”地扣上行李箱,“蓝雨还有事,我先回去。少天麻烦你们照顾了,过几天情况好转了我再接他回去。”他拖着箱子走到叶修看不见的门厅,“下次……下次蓝雨就没这么好对付了。”

叶修听他关上门,脚步声消失在深夜安静的走廊尽头。

 

 

下次交锋在两个月之后。

兴欣在H市站稳了脚跟以后就开始打起了其他地方的注意,全国巡回作战,这一站正好打到G市蓝雨的地盘上。

一到G市叶修就迫不及待地展开部署,让罗辑架好雷达探测,乔一帆安文逸做好后勤支援,他和魏琛陈果留在原地待机,剩下的人全都出去踩点。嚣张得一点都没把本地的东道主放在眼里,G市里除了蓝雨本部以外还有不少其他战队的眼线,兴欣这么喧宾夺主肯定少不了会被这些探子汇报给自家的队长,叶修这么做既是给蓝雨一个下马威,也是让躲在暗处观察他们动向的其他人不敢小瞧了他们。叶修本来就是个不怕把事情闹大的性子,场面越是热闹越是混乱对他们这种草台班子才越有利。

他们声势越大越衬得蓝雨那边安静得不像话,兴欣一行人在G市逗留了这么多天,蓝雨明面上没派人过来寒暄一番,私下里竟然也没收到喻文州的任何联系,叶修想起上次的两个人闹的那么僵,于情于理都该去见喻文州一面,但喻文州对他这么不闻不问他也碍于面子有些下不来台,索性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一连几天过去了,终于等到了boss现身的情报,叶修赶快组织人手,准备抢在蓝雨之前拿下。

根据罗辑的定位,boss在离市区稍远的郊外,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兴欣一队人开了三辆车浩浩荡荡地从据点出发驶上高速路,好不惹眼。

不过毕竟是在蓝雨的底盘,叶修表面不放在眼里,心里却不敢怠慢,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两个月以前喻文州临走时的那句话还留在他脑海里,那个语气和神情怎么看也不像只是说说而已。驶上高速路之后四周的车速和间距都相差无几,不如市内的便道容易发现跟踪的车辆,想到这叶修又觉得有些不踏实,腾出一只手把副驾驶上打瞌睡的魏琛捅起来,让他和后面那辆车里的唐柔联系一下,注意周围的情况。

“哎呦你紧张什么啊,那种客套话哪次不都要喊一喊,每次都要当回事这boss还要不要打了。”魏琛鄙视他,和唐柔接了线,“喂,小唐啊,老叶让你注意一下周围有没有疑似蓝雨的人追上来……对对对,这怂货就是耙耳朵,上次把自己小情人惹火了这次怕人家来报复……”

唐柔忙着开车,手机递给包荣兴。包荣兴唯叶修马首是瞻,煞有介事地把前后左右的几辆车从车型车牌司机乘客到左车门上几道划痕右车窗脏了该擦擦全都描述一遍,魏琛听得头疼,让他拣有用的说,就听电话那边包子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叶修和魏琛皆是一惊,心说不会喻文州真的跟上来了吧。

“有辆跑车开上来了!”包子兴奋地嚷起来,“副驾驶上还坐着个大美女!”

听他前半句叶修还担心是不是蓝雨的车,听完后半句才彻底放下心来。

“……看来不是蓝雨。”叶修松了口气。

“……嗯。”魏琛附和,“蓝雨没有妹子。”

 

说话间叶修从后视镜里瞥见一辆极惹眼的敞篷超跑从后面风驰电掣地追上来,和他们这辆车并驾齐驱。开车的是个穿着新潮戴着墨镜的年轻小伙子,副驾驶上坐着个了不得的大美女,一字领的露肩上衣和短裤,栗色的披肩卷发,鼻梁上一副太阳镜遮住半张脸,露出精致漂亮的下颌和嘴唇。

追求刺激的年轻富二代,叶修暗自在心里下了结论,叼着烟跟魏琛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哦……”

他余光瞄到美女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本能地觉得违和。不,不是违和,而是太熟悉了,这双腿他看着无比眼熟,是一种近距离观看过无数遍,能自然而然地在脑中描摹出轮廓线条的熟悉。

这就奇怪了,天地可鉴他对喻文州绝对忠诚,苏沐橙穿短裙的时候他都不好意思多看一眼,此时此刻会对一双女人的腿感觉似曾相识,这种状况本身就非比寻常。叶修愣了两秒,突然反应过来。

“卧槽!”叶修一拍大腿,抢过魏琛手里还没收线的手机,“全都打起精神来,蓝雨来截胡了!!”

 

话音刚落,副驾驶位上那位“大美女”黑洞洞的枪口就伸过来了,姿势很酷,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行家里手。叶修在联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光是和蓝雨正面打过的交道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被人这么用这么原始的方法拿枪指着头还是第一次,更别提是他穿了女装的男朋友。

 

“喻文州!”叶修觉得自己简直是被耍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喻文州摘下墨镜微微一笑,做戏做全套,连眼妆都化了。

“当然是请叶神回去了,蓝雨地盘上的事有蓝雨解决,不敢劳叶神大驾。”

 

叶修承认自己是大意了,如果是蓝雨的车一路跟过来他一定早就发现了,万万没想到喻文州居然会想出变装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来让他放松警惕。

“穿女装这么损的招亏他想得出来!你们能不能管管他!”叶修扯着嗓子对开车的郑轩吼,“没有妹子让队长亲自上,你们蓝雨是不是疯了!”

郑轩鸵鸟心态只管攥着方向盘开车,嘴里哆哆嗦嗦絮絮叨叨说我压力山大我什么都不知道。

“能骗得过你就行了,”喻文州开了手枪的保险,语气有点意料之外的鄙视,“想不到你好这一口。”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几辆蓝雨的车围上来把兴欣的车队逼到最外侧的车道,叶修开着车空不出手,没有叶修的指示后面车里的人也不敢对喻文州轻举妄动,一时间竟然是蓝雨占了上风。

 

“……你有本事穿女装有本事别脱!”

“你有本事说这话有本事别求我脱!”

 

当事人两个敢没羞没臊地在公路上开黄腔,旁观者们可没眼看。魏琛暗搓搓地摸出手杖打算念一个束缚术,喻文州眼尖,抬了抬手毫不犹豫地扣了扳机。子弹贴着他们的车顶擦过去,飞溅起一片火花,吓得车里叶修魏琛都是一缩脖子。

“喻文州你给我老实一点!”叶修吼。

喻文州当没听见,“减速,前边有个岔路口,从那下去,绕回市区里。你说欠我两单,今天就还了吧。”

“一单!”叶修抗议,“这事以后再说行不行,你别闹了赶紧把枪收起来,小心走火!公路上开枪出了事老冯都保不了你!”

“出了事就是你先死,你死我还怕什么!”

 

“完了完了,喻文州疯了!”魏琛扯着嗓子乱叫,“看你找的好情人!”

“看你教的好徒弟!”叶修瞪他,“告诉后面,撤退,从前面的路口下去。”

“还真撤啊。”魏琛有点扫兴,从另一边的车窗给后面打撤退的信号。

叶修减了速,看喻文州他们也跟着慢了下来,看样子是打算一直跟着直到兴欣撤回去。“留得青山在,送他们一单也无妨。文州这个人你也了解,和他死磕没好处。”叶修恶狠狠地说,“但这件事我饶不了他。”以喻文州的性格他不会真的开枪,但也不会蠢到没有后招,以蓝雨在本地的势力能拖住他五分钟就足以让他失了先机,更别提黄少天到现在还没现身,无论他是在后方待命还是已经绕路去了现场都不是省油的灯。叶修心里明白再执着于这个boss也无济于事,但被喻文州这种变装的小把戏摆了一道还是很火大——没错都是这套女装惹的祸,叶修只觉得自己血液上涌快要爆掉了。

 

往前开了十分钟有一个岔路,叶修偷偷瞄了喻文州一眼,对方立即警惕地举起枪瞪了回来,叶修无奈举手投降,一转方向盘,开上回市区的路。喻文州他们随即跟上,后方一辆同款的跑车飞速地驶了过去,黄少天探出头来向他们得意地招了招手,用夸张的口型拼出一个“再见”,随即带着蓝雨的人奔着boss所在地绝尘而去,留下兴欣的人惨兮兮地被喻文州押回去,望着前方的boss干瞪眼。

 

 

回去以后喻文州就陪着兴欣的人在市区里慢腾腾地兜圈子,双方停战和解之后喻文州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和善周到说要尽一尽地主之谊,订了饭店请兴欣过去吃饭。兴欣一群人的实力或许算不上联盟的顶尖,但心态却是数一数二的,早就把这次的失利抛在脑后,挽着手欢天喜地地商量起把这次旅程顺势变成公款旅游了。

叶修落在最后,挨到喻文州身边,说你在公路上做那种事就不后怕么。

一不小心就是车毁人亡,更难保不会伤及普通人,喻文州是联盟里最会权衡利弊的人,难以想象会做出这么无法无天的事。

喻文州说他出发的时候在路口设了结界,普通人会当做是路况检查,绕开这条路。

“更何况我知道你不会拿自己和兴欣其他人的性命和我赌,规避风险见好就收是你的强项。”喻文州笑了笑,没了那副客套的模板他笑起来也一样好看。时间仓促他还来不及换装,身上披着叶修给他的外套。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在路边走着,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埋头奔走于工作与家庭之间,无人有闲暇顾及那顶栗色的假发下面是否是一张男人的脸,也无人在意他们是否是一群异类,身负诡异的能力在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与寻常人想象不到的东西战斗。此刻他们只是在路边散散步罢了,即便是刚从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地狱里爬出来,此刻他们看上去也只是一对普通人罢了。

叶修觉得偶尔这样感觉还不赖。——不包括喻文州的女装,他的女装糟透了,想赶快帮他脱下来。

 

“即便你知道我不可能真的走极端,你也不会冒不必要的险。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太了解你了。就是因为我们都太了解彼此了,所以虽然有时候会被戳中意想不到的弱点,但也可以避免一些我们都不想面对的麻烦。你不觉得是一件很不错的事么。”

叶修停下脚步,看着喻文州。

“就比如说——”喻文州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眉眼弯弯笑得很狡猾,“比如说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所以现在要不要回我家?”

 


-end-



=========

*写完觉得,我不过就是想搞搞女装喻,为啥要兜这么大一个圈子_(:з」∠)_



评论 ( 12 )
热度 ( 147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