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海鸥

辛い夜を越えてゆけば

【叶喻】天光

天光

 文/纪禾

 

 

*一个发生在世邀赛前夕的故事

*bgm是家入妹妹的shine→家入レオ-shine,建议接在后半段



天蒙蒙亮。叶修醒得早,借着朦胧的天光去帐篷外面转了一圈,找了点水洗了脸。七月底的盛夏,外面气温飚到快四十度,山里却依旧很凉爽,山泉水又清又凉,淋在脸上冰冰的,叶修觉得清醒了不少,才钻回帐篷叫喻文州起床。喻文州在睡袋里缩成一条毛毛虫——他睡觉时向来很怕冷,叶修祈祷他千万不要感冒,昨晚还给他加了条毯子,国家队出征前夕把队长给弄感冒了,他可是万死难辞其咎。

 

“文州,”叶修蹲在喻文州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快点起床,不然赶不上日出啦。”

 

喻文州皱着眉硬是往睡袋里缩了缩,头卡在睡袋口,总算让他这几天眼看着瘦下去的脸颊上挤出了点肉。

 

“再睡一会儿。”他软著语气央求着。“都是你的错。”

 

叶修无语。昨晚他们在帐篷里做了爱。如此亲近自然还是第一次,帐篷外面是山野安宁静谧的星空,耳边若有若无地传来林间的虫鸣,就算为了第二天的预定计划叶修的动作非常温柔,但心理的兴奋极大地刺激了感官,两个人都很投入,做完以后喻文州睡得很沉。叶修看他难得睡得安稳,舍不得叫醒他,时间也还充裕,索性就让喻文州再睡一会儿。

十分钟后喻文州揉着眼睛从帐篷里爬出来,在叶修身边的板凳上坐下,一脸神游天外的呆滞。叶修烧了开水,冲了咖啡放到喻文州手里。

 

“小心烫。”他提醒道。

 

喻文州捧着小口地喝完,视线慢慢聚焦,眼睛变得明亮起来。吃些东西填饱肚子,两个人把收拾了一下,轻装向山上进发。

 

 

这是一座远郊的无名小山,不算高,也不是很陡,环境安谧景色优美,来的人虽然不多,但的确是个露营的好地方。喻文州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不过既然叶修说一切由他全权负责,那么做个甩手掌柜享受一下也未尝不是件美事。

山上没有修建好的阶梯,一切要靠自己。叶修在前面开路,喻文州沿着他走过的路跟在后面。两个人在杂草丛里穿行,草叶上的露水沾湿了裤脚。叶修除了提醒喻文州注意脚下以外很少说话,喻文州跟在后面,渐渐的也有些吃力了。

原本论体能喻文州是要比叶修强一点的,他比叶修更注重饮食和健康,虽然频率不高但也定期去健身,这种程度本应该不在话下的。可事实上叶修都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喻文州却已经觉得有些支撑不住了。

 

叶修发觉了喻文州的疲态,提议休息一下,却被喻文州拒绝了。

 

“我不累,”喻文州故意往前迈了一大步,“还可以坚持一下。”

 

“休息一下比较好。”叶修走回来按着喻文州的肩膀,“你没必要在我面前逞强。”

 

比起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味前行,休息一下调整状态再继续的效率更高。或许叶修带他来露营就是为了告诉他这个。国家队出征在即,即便喻文州对自己的队友有足够的信心,即便他认为已经做了他能做到的一切,来自未来的压力还是像魔鬼一样如影随形。喻文州靠在一棵树下大口地获取着山野间新鲜的空气,充足的氧气让他感到眩晕,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

 

“慢一点,放松下来。”叶修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喻文州感觉到叶修握着他的手,抱住他,轻轻抚摸他的背,吻上他的嘴唇。他终于停下了过度的呼吸,叶修就把他一直抱在怀里,直到他平静下来。

 

“你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国家队赢了荣耀是大家的,输了也有大家一起担。”叶修轻声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只要相信你的队友们就可以了。”

 

喻文州强忍着不让自己掉出眼泪,抱紧叶修,用力点了点头。

 

“唉。”叶修叹着气摸了摸喻文州的头,“有哥在啊,乖不怕不怕。”

 

 

“能走了么?我找到一条近路。”休息过后叶修问,喻文州点点头,。

 

“之后可要走快一点了,不然就赶不上日出了。”

 

叶修找的近路比刚才要险一点,以两个游戏宅的体能来说十分不友好,两个人几乎是互相搀扶着才终于登上山顶,狼狈得像两个刚在土堆里打过架的小学生。

山顶向东有一片视野开阔平地,是观赏日出的绝佳地点。地平线上隐隐透出金色的日光,在云层里结成线笔直地发散进天空里,把天空的一角染成金灿灿的颜色。

 

“时间刚好。”叶修松了一口气,要不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真想吹个口哨庆祝一下。喻文州站在他旁边,两个人同样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却不约而同地握紧对方的手。

 

太阳冲破了压在地平线的阻碍,从看不见的遥远彼端冉冉升起。眼前的一切都亮起来,昨日的黑夜,压抑的云层,一切都被眼前的天光驱散。叶修和喻文州一同凝视着这片开阔的天空,跨越黑暗告别软弱,无论什么都不能再让他们退缩。

 

“文州。”

 

“嗯?”

 

“现在心情怎么样?”

 

“好极了。”

 

“世邀赛胜利属于?”

 

“中国国家队。”

 

“荣耀属于?”

 

“我们大家。”

 

“对于这次的露营,你有什么想说的?”

 

喻文州把手拢成一个扩音器的形状放在嘴边,向着初升的太阳一字一句大声呼喊。

 

“叶——修——我——爱——你!”

 

-end-





*照顾人的老叶好苏

*山野帐篷.avi请自己脑补,lo主没驾照,靴靴

评论
热度 ( 75 )

© 机械海鸥 | Powered by LOFTER